首页 > 文旅 > 正文

《人在他乡过端午》——阚士英

端午,这是鼠年的端午。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方,留住了我特殊的脚步。

北京新发地,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使我无法按时返回北京的家。我远行的脚步,只好在渤海之滨的小城鲅鱼圈,暂且打住。

孩子们在疫情重重的北京,我与老伴被困在千里之外的鲅鱼圈,原本与孩子们约好要回北京和他们一起过端午节的,现在却成了不可能。非常时期,孩子与我们相互牵挂,已是心照不宣的事儿。

我们虽然是在北京新发地疫情出现之前好几天,就离开了北京到了鲅鱼圈,但北京人不管怎么说都是个敏感的话题。新冠病毒暴发已来,鲅鱼圈一直保持零病例。为防止万一,作为北京人,自己对自己也得防着点儿。我们主动向当地街道进行了报备,自费到当地医院作了核酸检测,同时还施行了自我隔离。有事没事少出门,出门不忘戴口罩。我的原则是不给别人添乱!

刚过完自我隔离期,端午节就到了。孩子们大概是怕我们孤单,电话一个挨着一个的打,既是向我们报平安,也是惦记我俩这节怎么过?人在他乡,必定是“每逢佳节倍思亲"嘛。

万没想到,鼠年的端午比哪一年过得都红火,都热闹,都那么令我难忘。

端午节的头天晚上,我们鲅鱼圈的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我打开房门,原来是我的同姓兄弟荣福和他的妻子毓志,带着大包小裏的出现在门外。鱼呀,虾呀,肉呀,菜呀,还有水果什么的。全是为我们过端午节准备的。他们说明天要陪年迈的父母过端午,过节就不过来陪我们了。那一刻,我们心里感到热呼呼的。

当弟妹毓志把装满端午节特殊的用品一一艾蒿和红布扎的小扫帚,小猴子和小葫芦递到我面前时,我仿佛找回那远去的童年。驱邪除害,防病防灾,一年平安,这些物件是孩提时亲人们相互间最美好的祝愿。说着这俩口子还帮我们把这些物件用胶带固定在门楣上。鲅鱼圈处处有亲人,那一刻我和老伴的心都化了!

这一夜,我睡得好深好香。端午早晨,我们还在梦乡,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是小洪,我在楼下等您,过节了,我陪你们去山里踏青",那盛情让你无法拒绝。坐在车上,一路天蓝云日,海风徐徐,不知不觉就到了赤山景区。我们一行拾阶而上,路边长的全是齐腰深的艾蒿,浓浓的艾香味直往鼻孔里钻,那叫一个香。艾叶上滚动着露珠,阳光下那么晶莹,那么剔透。人们弯下身子去用露珠冲洗眼睛,凉凉的真的好舒服。据说,这样做一年不会患眼病,是否真的没有考证,但洗完确实感到双眼好清亮,好舒服。

接着,我们又亲手採了些艾蒿,才下山。抱着自己亲手採的艾蒿坐在车上,一颠一颠的,那种感觉真好。看到我们开心,小洪高兴的如同孩子一样,路上不时哼起了歌。正是这位洪先生把本属于他与家团聚的美好时光,拱手给了我们。

鲅鱼圈,感谢你在这非常时期,让我们这两个北京人,在这里过了一个非常难忘的端午节。我要对荣福,毓志,小洪,还有随叫随到为我们出车的方林兄弟道一声谢谢。

如果说鲅鱼圈风光美丽,这里的人好人美才是我心中一道魅力无穷的风景线。

 

微信图片_20200911142842

作者简介

阚士英,笔名敢鹰,《解放军报》社原副总编兼《中国国防报》总编,少将军衔。著名军事记者,散文作家,诗词作家,影视编剧,家谱学者。出版发表的主要作品有:小说,电影,诗歌,散文,报告文学,歌词及家谱等。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人在他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