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说鲅鱼圈 > 正文

滕天成:从将军墓到将军山

几次从鲅鱼圈沿着滨海路去营口的途中,都会看到望海的青年公园山顶处有一座好似将军骑着马、驰骋沙场般的雕塑,虽是远远一瞥,车辆疾驰而过,但那座雕塑的神威却会让人在脑海里留下记忆,更会引起人的好奇:“雕塑马背上的人物是谁呢”?

六月的一天,笔者应朋友之约一同到望海青年公园去解开心中的好奇。初夏时节的望海青年公园,美丽静谧、山水相依,令人心旷神怡,山中流水潺潺,绿树环抱,鸟鸣清脆,鲜花争艳,让人有一种置身世外桃源的感觉。我和朋友沿着智慧大道拾级而上,一边欣赏着山中美景,一边朝着山顶的“目标”前行,谈笑间我们登上了山顶,怀着迫切的心情,我快步来到雕塑脚下,近距离观察起这位“神秘人物”。

IMG_4099

图为望海青年公园内的滕天成大将军雕塑

只见他身披重铠,手持丈八长枪,双目凝视前方,炯炯有神。不待仔细端详,便可感受到一股威猛之气迎面扑来。他胯下宝骏异常剽悍,似汗血良驹,宝骏右前蹄抬起,让人不禁联想起“马踏飞燕”中的良驹,似要随时准备在主人的命令后腾跃而起。宝骏脚下踏着礁石,整座雕塑又立于高山之上,身临瀚海烟波,不难让人联想到,此座雕像的原型必然是一位功绩彪炳、守土护疆的大将军。待笔者缓过神儿来,仔细阅读雕塑下石台上刻录的文字,终于解开了心中的好奇,“清大将军滕天成……”,根据石台上的文字记载,这座雕塑的原型果然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将军,而且更让笔者感到振奋不已的是这位大将军是大望海寨人。但石台上的文字只简单地介绍了这位滕大将军的生平履历。“这样一位历史人物,一定还有很多关于他的罕为人知的故事吧!”带着这样的想法,笔者和朋友决定走进望海办事处的乡间村舍,去探寻这位滕大将军的“身世之谜”。

经介绍,笔者在望海办事处农业村见到了今年76岁的滕瑞宪老人,他早年曾在盖平县评剧团工作,现在望海寨群众艺术团担任导演、编导和技术指导。据滕瑞宪老人介绍,在他读小学的时候,大约60多年前,他依稀记得学校后面的大台山上有两个大约两米高的大坟,其中一座坟内无尸,仅葬有衣帽和辫子等。坟前分别立着两座约四米多高的石碑,石碑的正面刻着汉文,背面刻着满文。整个墓地背靠大台山,面朝大沙河,约占地十多亩的样子,听老一辈人讲那就是滕大将军及其已故族人的墓地。而我们在望海青年公园看到的滕大将军的雕塑,是望海办事处建设望海青年公园时修建的,落成于2013年,雕塑所在的山被命名为将军山。作为望海的人文地标,将军雕塑和将军山寄托着望海人对滕天成大将军的缅怀与崇敬,更承载着这一方水土悠久而厚重的历史文化。墓地在文革中被捣毁,石碑被毁为两截,“半截碑”倒卧在壕沟上,曾被架做了便桥。那时还是孩童的滕瑞宪即见过幕中的辫子等物件,也常听村里爷爷辈儿的老人们讲起有关这座墓地和滕大将军的故事。

据载,滕大将军,姓滕,名天成,是清代的一员武将,正白旗汉军,其父承霄在康熙十八年(1679年)曾任盖州二等阿达哈哈番。滕天成当时官至资政大夫二等哈哈番加一级,后来又任郡司马。他的功绩据滕氏家谱记载是这样的:“康熙十九年(1680年)八月二十一日,滕天成随军征剿浙闽,在海澄猪头山祖岭功战阵亡。”

IMG_4071

图为大台山火炬林内滕天成大将军墓地所残留下来的“半截碑”

据滕瑞宪老人说,这次征剿是康熙皇帝御驾亲征的。由于敌兵包围,官兵溃败,皇帝处于万分危险之中。滕天成情急生智,将一口烧红了的铁锅扣在皇帝骑的马屁股上,那马便狂奔疾驰起来,滕天成勇猛异常,追随皇帝,死保皇帝冲出了重围,自己反倒死于乱兵之中。康熙皇帝回朝后,对保驾有功人员进行嘉奖,追授滕天成为“一等阿达哈哈番。”并许封天成后代一辈一官,又特许天成后辈遇红白喜事或坐轿打道,打七棒锣,与八旗子弟同。更为荣耀的是御批皇银为滕天成修陵建墓,树碑立传,歌功颂德。

“既然如此战功显赫,又有护驾之功,他的墓地若真如滕瑞宪老人描述,为何那样寒酸,与他的功勋不相匹配呢?”笔者正心中纳闷,随后,滕瑞宪老人的话解开了笔者心中的疑问。

相传皇银批下来了,朝廷也派来监工。不料这监工是个贪官,大部分银两被他吞去中饱私囊,只舍出极少的一部分用来修建陵园。他采取了减少项目,缩小规模,降低标准等手法,敷衍了事。后来,康熙皇帝要亲自来验收工程和为死者下葬,这可吓坏了监工头子,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脑袋要搬家了。康熙皇帝带领大队随从人马走到离望海寨不远的后朱甸子,忽然变了天,风雷闪电地下起雨来。康熙皇帝被阻隔在那里了。大雨一连下了三天还不开晴,皇帝龙心焦躁,就命人宣监工前来汇报情况。监工头子诚惶诚恐地跪在那里不敢抬头,心里在盘算着对策。“工程进展如何?”康熙问道。监工吓得魂不附体,脱口而出:“完……完了。”“什么?”康熙先是不解,继而想:“监工有些紧张了,他大概说的是工程完工了。”于是康熙不加计较地说:“好,朕明日就去为滕将军下葬。”“禀皇上,”监工忽然有了主意,急忙说,“奴才窃以为不可。”“为什么?”康熙问。监工回答说:“天降暴雨挡驾,是因为圣上犯了地名之忌……”康熙急忙问道:“此为何地?”监工说:“这里叫后朱甸子村,前面叫前朱甸子村,而且来这儿的路途中经过的地名分别是人屯、炮屯、狼窝,所以圣上是既不可以在这停留,又不可以启驾前行的。”康熙心中一想,暗自打了个寒噤:“人拿炮,炮打狼,狼吃猪(朱),猪(朱)吃糠(康),这还了得!他马上面露不悦。监工乘机说:“为防不测,圣上还是……”“来人啊!”康熙不等监工说完,便命人把滕天成的发辫、腰刀和缨帽交给了他,叮咛说:“要重礼、厚葬之。”一面催人速速启驾回京去了。监工头子望了望远去的皇帝仪仗,擦了一把冷汗,得意地暗暗庆幸。康熙皇帝白白跑了一趟辽南。虽然监工头子这次得以侥幸逃脱,但他贪性不改,在此之后,仍趁机大肆敛财,终致罪行败露,还是丢了性命。历史演绎,细微莫辩,善恶到头,终有回报。

听完滕瑞宪老人的讲述,笔者在望海办事处原党工委副书记滕瑞莹的引领下来到了大台山,顺着蜿蜒的山路,在一片火炬林里笔者看到了被后人安放在此处的滕天成大将军墓地所残留下来的两块“半截碑”,经过了三百余年的风雨洗礼,石碑上面铭刻的满汉文字,已被岁月磨平,只有几处雕刻的痕迹还模糊可见。那粗劣的石质,也证实了当年的偷工减料。火炬林在微风中沙沙作响,翠绿的枝叶随风摇曳,似乎在向人们讲述着屹立其中的“半截碑”的历史传奇,又仿佛在追忆滕天成大将军的英勇无畏、战功显赫。

据载,滕天成的家族又被称为滕姓“铁帽子”家族。清朝对八旗有功人员设有勋位,有勋位者一般下辈降一等级世袭,只有荣加“世袭罔替”者世袭不降,称为“铁帽子”。从清太祖直至宣统逊位的300多年中,滕姓家族勋位世职世袭了骑都尉世职九辈十一人,实是一桩极其罕见的殊荣。

据滕瑞宪和滕瑞莹介绍,滕姓家族的后裔多居住在望海办事处的芹菜洼村,早年以务农和打鱼为生,现生活富足,有才智出众者,赴外求学深造或发展事业,功成名就、卓有建树者良多。

从将军墓到将军山,在沧海桑田的变迁中,历史给予了一代功勋最好的安排。回望望海青年公园,山顶处挺立的滕天成大将军的雕塑,在群山的映衬下,显得额外坚毅挺拔、英姿勃发,他就那样静静地矗立着,守望着这片土地,守护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文中部分参照范垂鹏先生《无尸坟》内容)

责任编辑:李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