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说鲅鱼圈 > 正文

熊岳周边八旗(下)

古尼音布于咸丰年间曾任盛京九门提督(八门加监狱),一次执行死囚,不料犯人炸狱,局面难控,如过午时三刻尚未执刑,监斩钦差将处死执行官,恰在此时,古尼音布快马血衣,赶到府衙,将布袋一倒,血淋淋18颗人头滚落一地,钦差大吃一惊,因朝上奏,古尼音布英武干练,遂晋升锦州副都统。

沙俄入侵,古尼音布以洋枪装备新军,训练后出征大胜,进而提升为将军

古尼音布与鬼子六(奕䜣)晋见慈禧,鬼子六说古尼音布是个老实人,慈禧太后说;“那就当个老实王吧。”古尼音布立即叩头:谢主隆恩。慈禧说:“我是说着玩呢”。古尼音布说:“君口无戏言。”慈禧无奈,只好予以“王”级待遇。

还有一次,古尼音布与左翼协领喝酒时比富,因受辱,装醉杀了协领,嗣后,火速骑马进京请罪,太监听到撞钟,出来替他解下背包,取出认罪书,呈给慈禧,慈禧说:业已死了一个,厚葬算了,要再杀一个,岂不失了两员大将?于是赦免了他。

其实古尼音布是咸丰和慈禧的妹夫,才有如此的关照和厚遇。

其子祥瑞,是娘娘的仪仗护卫,一次为娘娘护驾开道,上马时,袍襟裹于胯下,回身扯袍时,正好与娘娘打了个照面,被诬告“偷看娘娘”而处斩。遗体由骆驼运回正蓝旗下葬。

古尼音布孙英鳞,是张作霖的辎重连长,后升教官少校,民国后家境渐衰。

厢蓝旗,史无可查,据99岁老人张忠信讲,他年轻时听私塾先生说过,咸丰年间,有一满人“统领”,管辖厢蓝旗,姓名他忘记了,还说厢蓝旗明时蒲子河村,而九垄地,原于九条垄为一天地(6亩),故名。

佟国丰(84岁)讲:先祖塔阿他氏,锡伯族,顺治八年,先祖怀他布和音德哥俩迁到厢蓝旗跑马圈地,在规定的三个时辰内(6小时)马能圈多少地,就占有多少地,当时为了圈地,还累死了一匹马。村中“佟井沿”以西,均为佟家地。而佟氏阿代后任厢黄旗佐领。乾隆时,外人来迁,必经号房挂号,方可入旗,所以才有了附近“号房”村。

正红旗,那拉恩善,字雨卿,熊岳人,隶属正红旗,任防御。亦曾任沈阳厢黄旗协领。历任牛庄、复州城守尉、兴京(赫图阿拉,平顶山岗意,现新宾)协领、副都统,有政绩,光绪甲午(1894年)解甲归田。

那拉舒泰,字子和,熊岳人,隶属正红旗光绪末科进士,任知县,有政绩。1924年卒于里。著有《学理晰疑》、《宦海记事》等。现熊岳地区那氏即是那拉氏之后裔。

厢红旗,史无可考。访问了厢红旗关振邦(80岁左右),任几十年村支书,其满姓为瓜尔佳氏,祖居黑龙江三道沟。先祖哲海与努尔哈赤是连襟,哲海以下是三代单传。均随努尔哈赤征战而阵亡。寡母们要求儿子不再做官,朝廷应允,但仍按原职待遇。

1640年,哲海四世乌腾厄迁到厢红旗,跑马圈地于东富营,建旗后,任厢红旗防卫,兼任领催,职责是催缴银粮,隶熊岳城守尉。

魏学忠,退休教师,84岁,带我到村中看了一株古槐,此树当在500年之上,树干半空,砌砖堵塞。冠上老枝残断,新枝繁茂,极具沧桑感,村人敬之若神,且有不少传说故事。

正白旗,康熙晚期,京城旗人俱增,八旗子弟腐化堕落,朝廷不堪重负,嘉靖实行“观摩善俗,京旗移民”政策,对一些存有劣迹的在京旗人,迁回“龙兴”之地东北地区观摩淳风善俗。学习满人原有的进取精神和尚武传统,以“奋勉自新” 。“改造”好了,仍可回京做官。嘉庆十八年夏,第一批70户旗人每人发放15两白银“治装费”,下放到盛京,再分配到各地屯田,乌雅氏吉祥录,就是这批下放户的“扩卫”,后分配到正白旗驻防,落户于背阴寨屯垦(正白旗河南)。这支乌雅氏汉化后,就是现在吴氏的一支。其先祖乌雅威武,康熙时任参领护军,其女“小凤”,乃雍正生母,逝后,敕封“孝恭仁皇后。”

访问到那福昌(满姓那拉氏),81岁,退休教师。其云:熊岳城内设有将军府,副都统为三品旗官,(知县仅七品)。统帅熊岳八旗,其三爷那丰俊曾任府内钱粮官,先祖哈金泰由长白山措槽沟“随龙”迁至正白旗,定居后,享受贵族待遇,如生男孩,赐田八垧(120亩)。其家谱供在西墙,墙角供奉“妈妈”,即罕王(努尔哈赤)救命恩人——明辽阳太守四姨太。“四姨太”被明斩首后,死尸不倒。罕王为感恩,以“妈妈”供奉之,世代沿习至今。其先祖至那福昌已历11代。

厢白旗,有史可考的是满人郭罗氏,书铭,隶厢白旗,家居熊岳城,任厢白旗佐领时,双城堡(黑龙江省)——屯田,只限满人,而大量汉人为了生计,纷纷流徙双城堡。巡检(官名)怕人多地少,有碍屯田,便命书铭前去驱逐,书铭见这些流民都是逃荒良民,若驱逐,必饿死途中,便建议府衙发放盘缠,护送他们回归原籍,妥善地处理了这一棘手问题。

熊岳周边八旗概况大致如此,熊岳地区是个多民族同化的地区,所谓佟、关、马、索、戚、傅、那、郎八大姓,均由少数民族姓氏汉化而来,所以这些姓氏家族含蕴着多元文化和习俗。

熊岳八旗中,正白旗已改为温泉村,厢白旗必为红海办事处。正蓝旗改为红旗镇,这是上世纪50年代“拔白旗”成为极左思潮的产物。致使八旗称谓残缺不全,建议政府地各办恢复上述三旗原称,也有历史意义。

熊岳古城重修后,可设将军府,并排列出完整的清八旗,复制历史原貌,为开发区旅游事业增添一道不可多得的古迹景观,体现出鲅鱼圈地区多民族同化、融合的历史厚重感。

责任编辑:张弛